長期分居,男人想老婆了怎麼辦?兩位“丈夫”實話實說,很扎心

從小看著父輩的那些叔叔在外工作賺錢,而嬸嬸們則在家一邊上班一邊帶孩子。其實呀,誰也不是一開始就可以接受夫妻異地的。大部分的女人對於自己的男人還是很依賴,想要長長久久地在一起,想要每天下班回來都能看到對方。但有時候迫於現實的無奈,在孩子和經濟的兩難之間,就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

比如,應該在工作地沒有戶口和房子,孩子到了上學的年紀就得回到家鄉去。總不可能讓爺爺奶奶帶著長大、監督學習吧?於是媽媽就做了“回家陪讀”的那一個。

父親就成了獨自一人在外賺錢養家,一邊努力工作一邊忍受孤獨,也經常缺席孩子成長的那一群人。就我而言,我是很難接受夫妻異地生活的,除了自己確實沒有那麼強大的內心之外,也是因為清楚地知道夫妻異地的兩大危害。

一個是父親會缺席孩子的成長,女人一個人帶孩子會很辛苦;另一個是長期的異地不利於夫妻感情的維持,有時候甚至會衍生一些出一些婚外情之類的東西。大家都是成年人,應該懂得男女之間相互的需要和慰藉。

當然,我知道絕大部分離家在外努力工作的男人,都是好丈夫、好父親,都是一心為了家庭,別無二心。但這也不代表異地的丈夫就不難受,就不想妻子。那麼,長期分居的男人,會想自己的妻子嗎?男人想老婆了怎麼辦?以下,兩位“丈夫”實話實說,很扎心。一起來看。

努力工作,去運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人在什麼時候最孤獨?毫無疑問,就是在手裡沒有活,自己沒有事情做的時候。夫妻異地,自己一個人身在他鄉,想家、想妻子、想孩子,是人之常情。一位離家在外打工十多年的“丈夫”說,長期分居,當然會想自己的妻子。有時候甚至想得心裡發慌。但那麼遠能怎麼辦呢?又沒有假期。

於是只能努力工作,上班的時候就想著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下班的時候就約上幾個哥們去打球,或自己去跑步。沒想到十多年下來,這位“丈夫”因為工作努力,升職加薪,賺的錢越來越多了,因為運動強身健體,身體到現在也還健健康康的。

其實啊,人都是不容易的。特別是人到中年的時候,我們身上背負著很多的東西,家庭的責任、工作的壓力、經濟的壓力,職場的危機,上有老下有小,我們不努力,那家裡還能靠誰?

因此儘管夫妻不得已兩地分居,那些有責任感、有擔當的“丈夫”,都非常清醒地知道,愛家人就要努力讓她們過上更好的日子,自己就要更努力地去賺錢,讓老婆輕鬆一些,讓孩子盡可能站在高一點的起跑線上,讓老人有困難不會不敢開口。

在這種情況下,努力工作就成了兩地分居的男人們最好的精神和情感的寄託。也唯有如此,事業和愛情才能雙雙順利。這樣的男人也才是真正拎得清的好男人。

抽空回家一趟,看看老婆孩子
記得一位叔叔年輕的時候經常一有空就回家,有時候是周末就突然跑回來了,節假日更是一定會回家。總而言之,只要公司有假期,能回家他就一定會回家。現在,孩子們都大了,叔叔也把嬸嬸接到了他所在的工作地,給妻子謀了一份輕鬆的差事,在兩地分居了十幾二十年之後,夫妻倆終於又能每天生活在一起了。

說實話這真的很讓我感動,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禁得住十幾二十年的異地生活。比如一位親戚在長時間的異地之後就讓別的女人懷孕了,好在最後孩子沒生下來,妻子也原諒了她。

長期分居的男人想老婆了怎麼辦,也許就像我那位叔叔的親身說法一樣:“抽空回家一趟,看看老婆孩子。”這也許就是對於兩地分居的夫妻來說,日常裡最大的期盼了。

還記得叔叔的兒子曾跟我說:“姐,你知道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嗎?是我的老爸能陪我打一場籃球。”是的,看到自己的同學經常有父親陪伴,年少的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父親能陪自己玩一次。

離家在外的男人,其實不是只有他們會想念自己的妻子。家鄉的妻兒一樣會非常想念這位“丈夫”、“父親。常回家看看,不僅是父母對離家在外的兒女的心願,更是離家在外的男人的妻兒的心願。

而兩地分居的男人能為妻子孩子做得最好的事情,除了努力工作,升職加薪,毫無疑問就是常回家看看了。就像我那叔叔的兒子說過的一句話那樣:“父親一回來,母親笑了,我也笑了,全家都熱鬧歡騰了起來。我喜歡父親在家的日子。”你永遠也不知道,隔著千萬山水,你的妻兒有多麼的想你,又有多麼的愛你。

戀愛縱然是甜蜜的,但兩個相愛的人一旦走進婚姻,就要接受甘甜之外的一些苦澀。每個人,無論外表多麼的光鮮亮麗,都有屬於自己的那一份不為人知的苦楚。

但正如高爾基所說:“婚姻是兩個人精神的結合,目的就是要共同克服人世的一切艱難、困苦。”願你也能像文中叔叔的妻子一樣,守得云開見月明。願你可以在需要的時候異地,在孩子長大的時候又生活到一起。當然,可以的話我還是勸你在城市買房定居,一家人在一起,孩子在自己身邊長大,房子就算小一點,也是幸福的。

如果做不到,那麼我在異地的日子裡,就努力工作吧,用“升職加薪”回報妻兒,有空就常回家看看,每天記得發視頻回家,如今通訊發達,只要保持足夠的交流和聯繫,感情不會散,家更會安然,日子也會越來越好的。祝福每一對異地的夫妻,祝福每一個異地夫妻的孩子。生活很苦,但請記得常常品嚐那一點點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