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一輩子,真正的人生,其實從你四十歲開始

歲月是一張網,一路顛簸地走,一面走、一面漏,一面走、一面收,漏掉的是青春稚嫩、年輕體壯和旺盛的精力,收容濃縮的是人生的閱歷和智慧。二十歲的小姑娘是沒法接受自己三十歲開始垂老的肌膚的,正如三十歲的小伙子也不能想像自己在四十歲時油膩的啤酒肚。

處在當下念想舊時更為年輕時的快活、而恐懼和抗拒不可阻擋的更加衰老的狀態的降臨,似乎是人與生俱來戒不掉的嗜好。然而無論如何,日子都一天天過著,不以個人的悲喜而放慢或撥快腳步;三十歲不可怕,四十歲也還是要精彩地活下去……

四十歲、年輕到衰老的分水嶺
王小波用戲謔的筆調在《黃金時代》裡說,「我媽跟我說的是,人就是四十歲時最難過。那時候腦子很清楚,可以發現自己在變老。以後就稀里糊塗,不知老之將至」。坦然地迎接衰老的降臨太難,於是不如「裝傻賣乖」,似乎可以略略消減心頭上的不情願。

一個人在四十歲以前,忙著學習、忙著工作,忙著成家、忙著立業,考試、升學,找工作、談戀愛,結婚、生子,一關又一關,像極了打怪升級的遊戲。

每天都在為當下這個階段的關卡而努力奮鬥,想方設法闖到下一關去——於是感覺日子很難熬,艱難的日子總是像生了鏽的老鍾,吱呀吱呀總也過不到下一分鐘。

而四十歲以後,對於普通人來說,世俗里「規定」的幾件大事基本完成了,卻也漸漸對衰老感受得真切。如何接受自己正在老去的事實、以及如何應對遲早到來的生命的終結,成了這個年紀里不可避免要去面對的一大課題。

而若一個人能夠在安身之後尋得立命之所,將自己蒼茫的靈魂歸宿一處,便能夠輕鬆地越過四十歲這個坎,順利完成自己角色的轉換;彼時,雖然年華逝去,但換來的是更加靈醒通透的生命狀態。

四十而不惑——年齡優勢轉變為閱歷優勢
《霍亂時期的愛情》中有這樣一句話,「任何年齡段的女人都有她在那個年齡階段所呈現出來的無法複製的美。她因年齡而減損的,又因性格而彌補回來,更因勤勞贏得了更多」。不止女人,世人皆如此,沒有人可以一直年輕,但魅力與氣質是不分年齡的。

心理學將人類智力分為流體智力和晶體智力,前者指的是個體先天的記憶力、演繹推理、抽象思維等,而後者則更多的指個體後天從社會實踐、人際交往中習得的解決問題的能力等。

一般來說,流體智力在人出生之後、青少年之前一直呈現增長趨勢,大概在30歲左右達到頂峰,之後開始逐漸衰退;而晶體智力則相反,它一直隨著個體年齡的增加而增長,貫穿人的一生。這也從科學角度解釋了年紀大的人相比年輕人更成熟、更睿智。所以,儘管人的一生都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老,但我們的閱歷和人生經驗卻是逐漸累積的、愈發豐富的。

所謂「四十而不惑」,就是人到了四十歲前後,經歷了前半生的一些事,更加看清了自己人生的定位和方向,於是更能通透豁達地面對生活中的一切事情。我們應該學會利用這些以青春的逝去為代價的優勢,更加純熟、淡然地迎接後半段人生。

年齡不是問題、有意義的人生何時開始都不算晚
四十歲作為一個分水嶺,在這之前我們忙碌於為生活積攢資本,在這之後漸漸意識到老去的事實,於是愈加珍惜自己人生的每一秒,心從外界收歸自我,開始學著尋找自己喜歡的東西、尋找自己人生的意義。

在自我意識的覺醒這件事上,很多人都是「晚熟」而後知後覺的。人生的前半段馬不停蹄地追逐世俗生活中該擁有的一切,房子、車子、票子,為了所謂的成家立業忙忙碌碌、在塵世中浮沉。

一到進入四十歲打頭的年紀的時候,才開始回味過往的人生、卻發現自己存在的痕跡寥寥無幾,仿佛辛苦一世只是為了生存,於是開始惶恐、隨之而來的是前所未有的空虛……

而這,恰恰是一個絕好的契機,世俗所賦予個體的責任基本已經完成,正可以用心思考一下自己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意義,也就是找尋並追隨自己心中的嚮往。不僅讓自己的肉體有安身之處,也讓自己的精神、靈魂有所歸屬——這樣在老去之時,便不會產生虛晃一世、白走一遭的無力感。

人生是一場一個人的馬拉松,終點在於自己的內心,快或慢、先聲奪人還是後起之秀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一邊走、一邊找尋失落的自我;無論是三十歲、四十歲,還是五十歲、六十歲……只要在有生之年尋到了自己靈魂的居所,便永不算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