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有多長的壽命,能賺到多少錢,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在這個世上,你到底信不信“命運”呢?年輕的時候,也許很多人都不相信“命運”,認爲自己可以改變既定的命運,改變所處的環境,成就一番大事業。這是年輕人的想法。其實,這種想法也說明了一點,年輕人有朝氣,有活力,就該全力拼搏,不讓自己的人生留有遺憾。

可當人上了一定的年紀,尤其是人到中年之後,相信很多人的想法都會發生或大或小的變化。哪怕是以往從來不信“命”的人,突然有一天也都相信“命運”了。爲何會出現這樣的轉變呢?很簡單,因爲經歷。你沒經歷過人生,只懂得在象牙塔上侃侃而談,紙上談兵,那你自然可以說得天花亂墜,天下英雄無敵手。

可當人經歷過人生之後,那他們就會知道,象牙塔上的紙上談兵,不過是一種“玩笑”罷了,萬萬不可以當真的。不知何時,一位複旦大學的哲學教授說過,四十歲前信命,那是懦弱。而四十歲後不信命,則是覺悟還不夠。其實,很多時候的覺悟,都是一種對於前塵往事的總結和感慨。也許,萬般感慨後才明白,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曾有這麽一個故事。一位年輕人,他在大學畢業之後,便准備出來找工作。剛開始找工作時,他跟某個特別好的同學一起向某大企業投了簡歷。這兩人的簡歷其實是差不多的,上面所獲的獎項和實習經歷也都大同小異。不過,企業就招聘了他的同學,可就是沒有招聘他。

爲此,這個年輕人只能夠繼續投簡歷,繼續東奔西走。原以爲大學畢業出來後,就可以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但是,一切都事與願違了。在這失業的一年時間當中,他只能打著零工,不是今天送外賣,就是明天幫人送快遞,反正什麽底層的職業都幹過。同時,他還買了一些專業的書籍來自主學習,給自己的腦子充電。

當這憋屈的一年過去之後,他的人生卻迎來了“轉變”。在某一次的面試中,他遇到了一個賞識他的面試官,於是乎他便順利地通過了面試,還被某領導關注到。直到今時今日,三十五歲的他已然坐上了部門管理者的位置,待遇和工資也都不錯。可以說,他的結果還是很好的。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未來的某一天竟然可以受到別人的賞識。而在未來的某一刻,這種“不可預知”的事兒卻發生了。這便說明了一個道理,人的命運該怎麽走,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至聖先師孔子曾說過,時也命也,慎始善終,盡人事,聽天命。孔子是不相信鬼神的,他認爲“怪力亂神”之說不可信。不過,孔子卻相信時機和命運,還相信天命。這是爲什麽呢?難道說是孔子的思想存在矛盾嗎?其實,孔子的思想並不存在矛盾,他很明白,單靠一個人的能力,是無法改變個人的命運和外界的環境的。

當年孔子意氣風發,便周遊列國去傳播自己的仁義觀念,希望可以得到諸位國君的認可。可孔子經曆了無數的挫折之後,他才明白,自己連吃頓飽飯都成問題,而能否成功,根本就不由自己說了算。

如果孔子能夠改變外界的環境,那他恢複周禮的夢想就會實現。如果孔子能夠改變命運,那他自己就不至于成爲老師那麽簡單了,還有可能成爲一代王佐之才。

其實,這世上哪有那麽多的“如果”呢?這不過是毫無經曆的人所盲目臆想罷了。時機和命運,終究不完全掌握在人的手上。而人們只能夠做到“盡人事”,把自己該做的事兒做好。而未來如何,就得看天意的安排了。

其實,你有多長的壽命,能賺到多少的錢財,都是老天爺安排好的。沒有人知道意外和明天誰會先到來。有可能他今晚就遇到了意外,不幸離開了。有可能他過一會便突發疾病,不幸去世了。這一切,沒有人可以料想到。

意外,其實存在于每個人的命運當中。只不過,有些人命中注定會長壽,那他所遭受到的意外,那便是不致命的。而有些人注定不會長壽,那他不論怎麽保養,最終都只能夠“含恨而終”。這,並非說他的運氣不好,而是說每個人的命運,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沒有可能要求人人都長壽到一百歲,人人都能夠大富大貴。正因爲每個人的命運都存在一定的差別,所以這世間才有了“多樣性”,而少了“單調性”。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我們不需要說過分不相信什麽東西,也不需要說過分迷信什麽東西。有些時候,無論凡事凡物,只要半信半疑就可以了。

大多人會說,這不就是走“中庸之道”嗎?其實,走中庸之道的人才可以活得長久。試想,人走極端,又怎麽可能長久呢?不論遇到什麽事兒,都不妨跟自己說,一切都是老天爺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