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歲大叔感嘆:不要隨便把父母接到身邊住,那樣他們反而不開心

六十歲的葛大叔,他說自己做過的最錯誤的決定,就是把八十多歲的父母接到自己身邊居住。他原本以為自己的孝心會讓父母晚年生活幸福,結果卻導致父母非常不開心。這又是因為什麼呢?聽聽葛大叔怎麼說。

葛大叔:我今年六十歲,去年我把八十多歲的父母雙雙接到我家里居住。其實父母身體都挺好,吃嘛嘛香,身體倍棒,完全能夠生活自理,根本不需要我接過來照顧。

但我認為父母年紀越來越大,肯定需要兒女的精心照顧,雖然我有一個妹妹,但妹妹的身體很差,自己都需要兒女照顧,根本顧不上年邁的父母。所以孝敬父母的責任,就義無反顧的全部落到我的頭上。

我之所以急急忙忙把父母接到身邊,還有另外一層原因。我原來住的是步梯房,房子坐落在五層。我年輕時爬五層樓一點都沒感到費勁,可自從我過了五十五歲之後,每次爬樓都累得氣喘吁籲。

為了不讓自己受累,我只好減少上下樓的次數,如果沒有必要,我甚至整天都不下樓一趟。這種做法的弊病就是會導致我越來越懶。以前我每天都會出門散步遛彎,晚上還會陪著老伴跳跳廣場舞。

自從我爬不動樓之後,就很少運動,一個人缺乏運動,各項慢性病就找上門來。我先後患上了糖尿病和高血壓,身體越來越差。為了改善這種狀況,換個電梯房,讓我能輕鬆出門,就成為迫在眉睫的問題。

於是,我決定賣掉舊的樓梯房,買一套新的電梯房。舊房換新房需要幾十萬元的差價,可我並沒多少積蓄。為了給兒子籌辦婚事,我已經傾盡所有,剩下的幾萬元錢,對於買房來說根本沒啥作用。

我轉念一想,父母已經是八十多歲高齡,早晚會需要我的照顧,莫不如現在就把父母接到我新買的電梯房居住,如果賣掉父母的老房子和我的步梯房,賣兩套房的錢,就足夠買一套三居室的電梯房。這樣不僅我可以毫無壓力的換電梯房,父母晚年生活在我身邊,也算是老有所靠。我覺得這樣的設想實在太妙,就迫不及待的告訴了老伴。

誰知老伴不僅不贊同我的做法,還說她堅決不同意把父母接到家里居住。她說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也需要照顧。她並沒有把父母接到自己身邊,而是請保姆照顧。

她說父母畢竟和我們是兩輩人,無論是思想層次還是生活方式,都會有很大的代溝,她說兩代人在一起居住,時間長了肯定會有摩擦,到那時就會家無寧日,每天都沒有好情緒。

她說我們雖然是步梯房,但是面積大,地段也很好。我們完全可以賣掉大房子,買一套小的一居室電梯房,那樣就不用貸款,我們老兩口住一居室完全夠用。

可我住慣了大房子,覺得住一居室房太憋屈,於是我不顧老伴的強烈反對,鼓動父母賣掉自己的房子,和我共同買電梯房。父母剛開始並不願意賣房,他們說自己在這裡住了一輩子,對老房子有感情,何況這裡有相處多年的隔壁鄰居,平時在一起嘮嘮嗑、吹吹牛也方便。

但他們架不住我三番五次的勸說,還是依著我的想法,把房源信息掛到了房產中介。我和父母先後賣掉房,又買了三居室的電梯房,我將新房做了豪華裝修,就和父母歡歡喜喜的搬了進去。

父母剛搬進新房時,心情非常愉悅,我買的新房子坐落在三十層,樓下就是一線湖景,視野非常開闊,父母每天都會在陽台呆上大半天,坐在陽台上觀景喝茶。

每每看到父母坐在陽台上盡情享受的樣子,我就會感到自己的決定非常正確。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老伴說的弊端就漸漸顯現。父母以前住在老小區的一樓,周邊都是熟悉的人和事,所以他們可以隨意出門溜達,不需要有人陪伴。

可如今他們搬到新小區的三十層,再想讓他們像以前那樣隨意出門根本不現實。他們畢竟是八十多歲的老年人,記憶力非常差,雖然我經常帶他們出門熟悉環境,但他們總是學不會如何使用電梯,也永遠記不住回家的路。

父母和我一樣,喜歡出門溜達,不願意天天像坐牢一樣被禁錮在家裡。我只好每天陪著父母下樓溜達,可他們的步伐實在太慢,和他們一起散步,根本起不到鍛煉的作用。

父母喜歡待在外面,不願意回家,我每次陪他們下樓,都得陪上大半天,我還不敢隨意離開,害怕他們會走丟。他們每天雷打不動的要下兩次樓,為了陪著他們,我感覺自己一天啥也乾不了。

父母和我們也吃不到一起去,我和老伴口味重,喜歡吃麻辣重口,所以每次炒菜都喜歡放很多的辣椒和花椒。父母年紀大,吃不了辣椒,為了順應父母的口味,我只好把菜炒得清淡。

父母吃飯也必須做得軟爛,否則他們根本嚼不動。每次煮飯我都得加上很多的水,把飯幾乎煮成粥樣,他們才能吃得下。每天吃著毫無味道的飯菜,讓我感覺味如嚼蠟,以前我食慾特別好,每到開飯的時候都迫不及待。如今哪怕飯菜都放涼了,我也毫無就餐的慾望。

父母年紀大,特別不注意個人衛生。他們經常會出現忘記衝馬桶、和隨地吐痰等行為。每次被老伴看見,她就會大發雷霆,說我父母是存心故意,不想讓她好過。

每次我都會為父母辯解,說他們畢竟年歲大了,有些老糊塗也是正常。可老伴不依不饒的罵我父母,說他們為老不尊,把家裡弄得邋裡邋遢,讓她看著就堵心。

我知道老伴不是一個壞女人,她只是有些情急,因為這樣的事情已經數不勝數,雖然我們多次告誡父母,但他們始終改不掉這些不良習慣,我也很無奈。

老伴從年輕那會兒就有著很強烈的潔癖,容不得家裡有一絲雜亂,所以我們家裡總是一塵不染,看起來特別賞心悅目。可自從和父母同住之後,他們就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他們換下來的衣物總是脫哪丟哪,沒有固定放置的習慣。

他們用過的紙巾,也隨意扔在地上,茶几和飯桌上到處都是他們吃過的果皮。我了解父母都不拘小節,畢竟我從小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所以並不以為意。

可老伴卻完全無法忍受,為了父母到處扔東西,還不聽勸告的事情,她甚至有了很嚴重的抑鬱症狀。她表現得很焦慮,每天都茶飯不思,晚上也整宿整宿的睡不著。

我看她的表現實在不正常,就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她患了焦慮症,給她開了一些松解緊張情緒的藥物治療。醫生囑咐我們,如果想要徹底根治病情,必須改變引起她焦慮的生活方式。

我知道這樣不是長久之計,不僅老伴出現焦慮症狀,就連我的父母也開始唉聲嘆氣。他們說要是早知道會被兒媳婦嫌棄,當初就不會賣掉房子,和我們住到一起。

他們說以前在自己的老房子里居住,每天都很開心,可以隨心所欲的過日子。如今和我們住在一起,不僅要小心翼翼的看兒媳婦臉色,還失去了以前的自由感受。

可父母的房子已經賣掉,不可能再原價買回來。如今我感到特別後悔,當初應該聽老伴的話,賣掉自己的大房子,換一套小一點的電梯房。如果當初我不選擇接父母過來同住,就不會造成如今完全無解的困局。只要我們和父母同住,老伴的焦慮症就無法得到緩解,很可能會越來越嚴重。父母已經把房子賣掉,即便他們非常渴望回到曾經的老房子,回到原來自由自在的生活,但這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事實,也終將成為父母終身的遺憾。

通過親身實踐,我發現將父母接到自己身邊孝順,根本就是個偽命題。如果想要讓父母晚年生活舒心,莫不如在他們行動自如時,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而不是用自己所謂的孝心去綁架他們,讓他們失去行動的自由。

當父母老年失去自理能力時,我們可以將父母接到身邊照顧,因為那時候他們除了吃飽穿暖,不會再有更多的要求和想法。我們還可以幫助父母請一個負責任的住家保姆照顧,自己隨時過去探望。一來可以監視保姆的工作,二來也能夠給病臥在床的父母帶來些許安慰。

 

俗話說距離產生美,此言不虛。因為距離感可以讓人長時間友好相處,不容易引起紛爭。大家可以觀察一下,絕大多數的婆媳關係不和,都是因為沒有保持安全有效的距離,雙方相處過密引起。很多人說,父母和孩子永遠要保持一碗湯的距離,這樣既不會太過親密,也不會過於生分。父母需要孩子照顧時,因為距離短,孩子可以隨時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