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婆婆,終於得體地「退出」了兒子的家庭,值得每個家庭借鑒

晚年過得越得體的老人,越能得到年輕人的尊重和愛,她們不會像老媽子一樣,任勞任怨地幹活,而是會享受生活,懂得距離產生美,在目送孩子遠去的時刻,知道欣賞也是一種愛,這才是父母應該有的心胸和智慧。60歲的趙阿姨,退休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可是這幾年她過得比上班還要累,為啥呢?看看她的行程就知道了。

早上,趙阿姨早早地起床,然後去早市買最新鮮的蔬菜,她不是回家,而是直奔兒子家,她有兒子家的鑰匙,這是裝修房子時就留下的,打開門後,兒子小兩口還在睡覺,趙阿姨走進廚房熬好粥,就開始就開始弄她的養生菜,少油少鹽是基本原則,兒子和媳婦現在正是備孕期,要好好地調理身體。

接著,趙阿姨就開始打掃房間,敲門讓小兩口起床,接著就是收拾兒子昨天脫下的臟衣服,該洗衣機洗的,該手洗的,她都會分好類,兒媳婦為此說過好多次,但是趙阿姨覺得,他這樣照顧兒子習慣了,而且這是為小兩口減輕家務負擔,兒媳婦只是覺得不好意思罷了。

前兩年,趙阿姨為了方便照顧兒子一家,把原來的舊房子賣掉了,在兒子的小區買了一套小的,有時候,趙阿姨要來兒子家好幾趟,她熟悉兒子家裡的一切,兒子家找不到某個東西,還得打電話給她,她一準知道。

這一天,趙阿姨照例來到了兒子家,可是鑰匙怎麼也打不開門,打電話給兒子,兒子支支吾吾地說,昨天剛換了門鎖,還沒來得及給趙阿姨鑰匙,晚上趙阿姨特意到兒子家裡拿鑰匙,可是直到回家,兒媳婦也沒有把新鑰匙給她,趙阿姨以為他們忘記了,但是接下來的兩三天,她不去兒子家,兒子媳婦那邊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對於她的「不登門」,那邊好像樂見其成。

 

趙阿姨跟老伴說起這件事,老伴一臉瞭然,勸她說,不讓去就別去了,你去跳跳廣場舞多好?可是趙阿姨就是氣不過,她天天過去伺候他們,難道還伺候出錯了?

趙阿姨忍不住又去了兒子家,就聽見門外傳來了爭吵聲,兒子的聲音傳過來,不就是幾件衣服嗎?我媽過來再洗不行嗎?兒媳婦的聲音響起,你媽,你媽,你都多大了還整天媽媽掛在嘴邊,你看你被你媽慣得,醬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內褲都讓你媽給你洗,你還能再懶點嗎?早知道你是這樣,我當初就不該嫁給你。

兒子說,我媽怎麼了?你還把家裡的門鎖給換了,你這樣很傷老人的心,你看我媽這幾天都不過來了,你怎麼這麼小氣?真不知道這麼好的婆婆,你為什麼要嫌棄?

對,我就是不想讓你媽過來,我都快瘋了,天天像是被監視,周末想睡個懶覺,你媽不打招呼就過來了,我自己的家,弄得整天小心翼翼,找個東西都找不到,都是你媽給放起來了,我感覺自己連個隱私都沒有,而你,理所當然地讓你媽照顧,請問,有了孩子要怎麼辦?你媽有一天動不了了怎麼辦?你什麼時候能夠獨立和長大?

門外的趙阿姨一聲不吭,她從不知道兒媳婦對她有這麼多不滿,而兒子最後一句「她是我媽,我能怎麼辦」,徹底擊垮了趙阿姨,原來她做了這麼多,在年輕人看來,是侵犯了他們的隱私,干涉了他們的生活,真的是費力不討好。

趙阿姨決定退出他們的生活,她回到家後,就跟老伴報了一個旅遊團,老伴還調侃她,不是說兒子那邊脫不開身嗎?咋現在這麼想得開?趙阿姨和老伴去了桂林玩了一趟,全程五天四夜,期間兒子打過來一個電話,趙阿姨告訴兒子,她在外面玩呢,過幾天再回去,兒子聽了很詫異,但也沒有說什麼。

回來後,趙阿姨開始留意身邊的同齡人,發現她們的生活大都很規律,早上起床去遛彎,或者舞劍,然後去買菜,相約去散步,爬山,有時候一起去旅遊,她們更多的時間還跟老伴在一起,享受老年的慢生活,趙阿姨才發現,這麼多年,她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兒子身上,卻忽略了老伴這麼多,她都不知道,老伴的頭髮兩個月染一次,可是每次從黑到白,再從白到黑,她都沒有在意過。

趙阿姨一口氣半個月不去兒子家,她都忘記了兒子那邊的事,反而是兒子和兒媳婦沉不住氣了,兒媳婦過來後,歉意地把鑰匙交給趙阿姨,對她說,媽,前段時間換門鎖,忘記給您備用鑰匙了,您不會怪我吧?

趙阿姨坦然一笑,一開始怪過你們,可是現在不怪了,我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我操勞了大半輩子,現在要和你爸享受生活了,你們支不支持我?以後可能去你們家的時間也少了,不過你們需要我,我會在第一時間出現的,鑰匙就拿回去吧,我去的時候會提前打電話的。

趙阿姨對兒子說,你以後要學著獨立了,別整天指望著別人為你做好一切,你的這個毛病是我慣出來的,也有我的責任,但從現在開始,你的事我不管了,你要做好一個丈夫,以後還要做好一個爸爸,媽媽真後悔,沒有早一點領悟到這一點。兒子和媳婦感動地點點頭,從此,趙阿姨得體地退出了兒子的家庭,她開始追求自己的老年生活。

 

跟孩子分離,是每個父母必須學會的東西

北大才女趙捷說過一句話,我佩服一種父母,他們在孩子年幼時給予親密的照顧,在孩子長大後學會得體的退出,照顧和分離都是父母在孩子身上必須完成的任務。

《目送》中有一段話,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在今生今世不斷地目送他的背影中漸行漸遠,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有些路,只能一個人走。美國心理學家思考特·派克說,懂得分離的愛才是真愛,父母必須主動跟孩子分離才能讓他的人格真的成長,成為獨立的一個人。

一直以來婆媳關係之所以如此複雜,歸根結底是媽媽們把退出當成一種殘忍,她們對兒子的不放心,導致了對兒媳的挑剔和敵意,對兒子家庭的過分關注,導致了兒媳壓力的倍增,而對兒子從小的嬌生慣養,造就了一個凡事依賴的兒子,也造就了一個滿心疲憊的兒媳婦。

而媽媽們呢,為了孩子,放棄了興趣愛好,失去了自己的社交,同時也忽略了夫妻關係的維繫,他們在兒子離開自己后,不知所措,只能不斷地參與到兒子的家庭,來讓自己有成就感,她們不在乎自己是否快樂,但換來的不是感恩,而是壓力和無奈。您如果有兒女,會得體退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