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舒服的人生,都是熬出來的

人到中年,半生已過。從同一個起跑線出發,到了中年差距逐漸拉大。有人先發制人,事業有成;也有人緩緩而行,落於人後。但正如林語堂所說“捧著一把茶壺,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質的精髓。”

中年不是終點,只是中點,好的人生,也需要在時間裡“慢煮細熬”,才有滋味。沒有誰會一路風光無限,也沒有誰會一直失意潦倒。只要“熬得住”,最壞的結果不過是大器晚成。

《周易》中說:“凡益之道,與時偕行。”真正拉開人生差距的,不是財富的多少,而是認知的不同。若一直固步自封,剛愎自用,只能原地踏步; 如果能不斷自我反省,修正認知,就會看到更多可能。

唐朝時,尉遲恭因多次救過李世民,便自負其功,高傲不可一世。他本以為,李世民繼位便會給他高官做,結果卻是遲遲不被委以重任。他跑去問李世民,為何如此待他,李世民回答道:“你沒聽過飛鳥盡,良弓藏嗎?人不要總活在過去裡,要往前走。如今你如此居功自傲,得罪那麼多官員,我怎敢重用你呢?”

尉遲恭聽後幡然醒悟,身為臣子,他不該目中無人,妄自尊大。自此,他就像變了個人,在戰場上奮勇殺敵,在朝堂上盡心盡力,在生活中約束行為。六十歲那一年,他再一次掛帥出征,一舉打敗高句麗,立下赫赫戰功。後來,李世民念其功德,將其畫像陳列於凌煙閣之中,成為大名鼎鼎的“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

叔本華說:“世界上最大的監獄,是人的思維意識。”認知低的人,就像在山腳下看世界,目之所及不過山石花草,難免狂妄自大。認知高的人,則是在山巔處觀紅塵,極目遠眺是會當凌絕頂,於是胸中納百川。許多人很容易被自己的固有認知牢牢禁錮,作繭自縛,裹足不前。

突破認知侷限,打破思維慣性,是實現個人躍遷和提升自身維度的最好方法。思維決定格局,格局決定結局。唯有不斷更新自我認知,開拓眼界,才能“熬”寬人生的邊界。

荷花開滿池塘需要30天,但開滿半池的時間卻不是第15天,而是第29天。這就是著名的“荷花定律”。荷花想要開滿塘,需要不斷積蓄力量;人想要一鳴驚人,也需要前期的自我沉澱。你看到很多人的人生像是開了外掛,那其實是他們默默無聞後的厚積薄發。

《明朝那些事兒》的作者石悅,在作品爆火之前,只是個默默無聞的公務員。很多人羨慕他出名簡單,賺錢容易,殊不知這背後是他十餘年的積累。上學時,其他同學玩遊戲、談戀愛,他卻將業餘時間都交給了文學和歷史。上班後,其他同事閒聊八卦、打麻將泡吧,他卻用下班的時間在電腦前奮筆疾書。

石悅曾說:“比我有才華的人,沒有我努力;比我努力的人,沒有我有才華。“既比我有才華,又比我努力的人,沒有我能熬。”笑到最後的贏家,往往都能熬。《菜根譚》中說:“伏久者,飛必高。開先者,謝獨早。”有人少年早慧,有人大器晚成。

每個人的起點都各不相同,但決定人生厚度的,往往是日後的積累、沉澱。起點再高,如果沒有後期的持續積累,最終只會才華盡失,泯然眾人;起點再低,如果能夠不斷地沉澱,一定會在某一天,成就最好的自己。積累經驗,厚積薄發,才能“熬”濃未來的資本。

常聽身邊的中年人抱怨生活無趣,後悔年輕時沒有好好努力,然後繼續一邊悔恨一邊茫然地過餘生。走到中年,人生已然過半,與其囿於過去的平淡,不如勇敢嘗試,實現人生華麗轉彎。南方科技大學校長薛其坤,在總結其個人科研經歷時用了四句話:“兩次考研的失敗,七年讀研的坎坷,八年留學的苦樂,十五年創業的喜悅。”

第一次考研,他高數考了39分,哈工大拒收;第二次考研,物理考了39分,中科院拒收。很多人勸他別固執,他不聽。他一邊教書一邊苦讀,終於在第三次考上了中科院物理系。人家讀博士,只讀五年;他讀博士,卻讀了七年。很多人覺得他太傻,他不理。

一心一意搞研究,終於被選為中外聯合培養博士生。在國外,由於聽不懂外語,他的研究學習受到了很大阻礙。很多同學放棄了,他堅持。在頂級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終於獲得了導師的認可,得到了博士學位。薛其坤教授科研之路的背後,是屢戰屢敗,然後再屢敗屢戰的嘗試與堅持。

托爾斯泰說:“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觀望者,一種是行動者。大多數人都想改變這個世界,但沒人想改變自己。”每個人心中,總有一件想做卻遲遲未能行動的事情。有人說:“算了吧,都一把年紀了,還折騰啥呢。”有人說:“真好啊,這個年紀,我還有重新開始的機會。”

前者是臺下的觀眾,羨慕著舞臺的華麗璀璨;後者是臺上的演員,在舞臺上大放異彩。不要害怕走錯路,重要的是,敢於邁出第一步,堅持走好每一步。停留在原地,只能守住一片死水;往前走一步,才能走出一片光明。敢於嘗試,不言放棄,才能“熬”出真正的自我。

好的人生,都是熬出來的

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回顧自己的一生時,將30萬字的自傳濃縮成一個字:熬。人生浮浮沉沉,生活起起落落。無論身在什麼樣的年齡,面對什麼樣的困難,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熬”。熬,是一種生活態度,更是一種人生智慧。日子太苦,就用勤奮與汗水,熬出甜味;生活太淡,就用積累與沉澱,熬出濃香。

《警世通言》中說:“早成者未必有成,晚達者未必不達。不可以年少而自恃,不可以年老而自棄。”那些大器晚成之人,從來不會用年齡束縛自己,而是坐在冷板凳上靜靜等,慢慢熬。熬不住,餘生就會功虧一簣,淘汰出局;熬得住,前方就是柳暗花明,萬里長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