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語:「一生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說出老夫老妻的無奈!

古籍《增廣賢文》中曾言:「一日夫妻,百世姻緣。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明代長篇小說《金瓶梅詞話》中也寫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彼此相愛並承諾廝守終身的男女,一旦拜過天地、高堂結為夫妻,就會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按照古人的說法夫妻作為世上最親密的人,應該相親相愛、同舟共濟。因為能夠居同屋、食同桌、死同穴,是千世修來的福分,所以一定要倍加珍惜。但俗語「一生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說出老夫老妻的無奈。

第一、一生夫妻三年半

從字面意思上去剖析這句俗語的含義,可以理解為結為夫妻之後,縱使能夠一輩子不分離,但是真正在一起長相廝守的時間卻僅有三年。雖然這種說法有一點誇張的成分,但是如果大家結合古代社會的實際情況,想必就能理解其中的苦衷了。

在長達2000多年的封建社會中,縱使在唐、宋時期女人的地位有所提升,但是卻猶如流星閃過。可以說在當時社會中,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屬品。男人可以見一個愛一個,甚至將三妻四妾當作炫耀地位的資本。而女人則只能恪守從一而終的殘酷制度,這種婚姻制度正是古代女人悲劇的樊籠。

實際上有的時候除了制度方面的壓迫之外,很多男人在娶妻之後為了謀生,也不得不背井離鄉外出做買賣。這其實也是女人獨守空房的原因之一,既心酸、凄涼又無可奈何。

第二、十年夫妻九年空

彼此之間就算做了十年的夫妻,但至少有九年的時間不在一起,也就是說商人的妻子,只能在獨守空房中慢慢煎熬,從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最後變成了一個人老珠黃的商人婦。

這句俗語描繪的就是古代商人妻子的現實生活,雖然很無奈但又不得不承受生活之重。在當時社會中,由於商人的地位較低,位列士農工商最末席,縱使他們擁有很多財富,但是卻不被作為女生嫁人的第一對象。

當時流傳著一句話「寧做窮漢妻,不做商人婦」,實際上就可以看出古人對商人的厭惡。一句「商人重利輕離別」,就道出了在封建社會中,商人絕對不是女人嫁人的最好選擇。唐代詩人白居易在名篇《琵琶行》中寫道:「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古代社會中的徽州經商的人特別多,因為當時這個地方特別貧窮,很多男人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走上了外出經商之路。但由於交通不便、山高路遠,所以商人出一趟貨的時間,少則一年半載多則三年五載。這對於已經娶妻的男人而言,就不得不將嬌妻美妾放在家中,讓她們獨守空房日夜盼夫歸。

清朝文人張廷壽在《商人婦》一詩中寫道:「妾住江水南,君去江水北。願要作長橋,雙飛復雙宿。」一個在江南一個在江北,雖然是夫妻但卻只能隔河相望。古代商人要想賺錢養家,就不得不走南闖北。他們經常會輾轉於在各地,有的時候甚至好幾年都無法回家。

由於古代男人的地位較高,所以他們即使不回家也可以光顧煙花柳巷,亦或是在經商的地方再娶一個女人。但是對於那些經常失敗的人而言,要麼就是客死他鄉,要麼就是為了面子一輩子不回家。當時的通訊非常落後,所以家中的妻子根本不知道他們的音信,在這種家庭下就只能一輩子守活寡。

但是在現代社會中由於男女平等深入人心,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有自由選擇配偶的權利,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現守活寡的現象。一旦男人變心之後女人就可以選擇離婚,然後重新找到一個愛自己的男人嫁了。

可見在社會制度和觀念迥異的前提下,古今女人的思想和行為都有很大差異,尤其是在選擇婚姻的時候更是具有天壤之別。但不可否認的是,很多現代夫妻也是貌合神離,並且會因為一些矛盾而大打出手,完全違背了婚姻最初的模樣。

結 語:相信大家了解了這兩句俗語的內涵之後,在同情古代商人婦的前提下,想必也已經明白了應該如何處理婚姻關係。現代社會中,有很多女人反而願意駕馭成功的商人,她們「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車上笑」,時代真的是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