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每一個女人都能夠被歲月善待,尤其是成為了媽媽的女人們

「人與動物的區別在於,狗咬人一口人不會像狗那樣咬回去。」小玲大聲地向媽媽咆哮,無視媽媽的眼淚和傷心。這個本該是媽媽小棉襖的女孩,正用她的嘴使自己變成一根向媽媽心頭扎去讓媽媽痛苦萬分的鋼針。

人間有一種痛苦是弱者和心地善良的人才會承受的痛苦,有一種人,他們鬥不過強者反而轉過身來埋怨弱者,有一種愛,它可以包容一切傷害。通常這種人是應該被鄙視,被譴責的,這種痛苦是會被承受之人盡量迴避的。可是當這種人的身份變成了自己的女兒,當媽媽的往往就束手無策了,就只能讓自己承受因為弱和善而帶來的這份痛苦了。

媽媽知道,女兒是怕爸爸揚起的巴掌,怕爸爸粗大的嗓門,怕爸爸暴虐的脾氣,所以才掉轉槍頭把怨氣發向了她本該維護的媽媽的。媽媽知道,女兒怨恨這個家給她提供的氛圍,怨恨這個家讓她在很多人面前抬不起頭,女兒的心裡很不好受。

所以,當丈夫罵自己時女兒捂住自己的嘴不讓她與丈夫對罵,當丈夫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女兒不是勇敢地站在她爸爸的面前勸她爸爸不要打媽媽,而是拉住媽媽不讓她通過為自己抗爭的方式,去降低家裡爭吵打罵的聲音傳到別人耳朵中的分貝時,她選擇原諒女兒的這種不分對錯地做著能使家安靜下來的行為。

在媽媽的心中,女兒的煩惱是必須要讓她發泄出來的,為了女兒好就必須讓女兒把這煩惱發泄出來,哪怕女兒選錯了發泄對象,哪怕應該成為自己同盟的女兒成了傷害自己的人。

這就是媽媽,在她承受來自於女兒給予自己的傷心時,她會心甘情願地承受。但願時間能讓這位女兒儘快地成長起來,最終給予她媽媽應該得到的理解和體貼。離婚,這位媽媽想過,也提過,自從那次她提出離婚,結果丈夫用下狠手打女兒來回敬她後,她再也不敢提了,所以她的生活就只有承受苦難這一條路了。

在這位媽媽的心裡,她對女兒一直存在著虧欠,她認為如果不是她看走了眼找了這種不過日子,有事沒事找她茬,三天兩頭想把她打一頓的男人,她的女兒或許就不會生活在這種令女兒煩惱的環境中了。無論孩子怎樣用言語刺激她,怎樣給她製造麻煩,她像緩緩的溪流包容落入期間的落葉一樣,平靜而淡然。

在痛苦的基礎上默默品嘗更加的痛苦,在傷心的基礎上默默承受更加的傷心,這是只有媽媽對孩子才能做出的事情。在這位媽媽身上我看到了偉大母親的形象,在歲月的長河中,我多麼希望每一位善良的媽媽都能夠被歲月善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