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歲男人的悔悟:到了晚年才明白,人生的下半場拼的是妻子

電影《無問西東》中,中學老師許伯常娶了供他上學的妻子劉淑芬,可一個有了文化,見過了世面,就想擺脫眼前這個女人。可劉淑芬不甘心啊,他說過要娶她會陪她一輩子的,現在想不要她,門都沒有!

於是,兩個人就在這種婚姻中日復一日地不加理睬,冷漠、冷淡,鮮有交流。而農村女人和婚姻的不幸讓劉淑芬身上的潑婦氣質變本加厲,她不僅經常打罵許伯常,甚至對方和學生有一點風吹草動她都特別敏感,像個偵探一樣查個水落石出。俗話說,真正讓人絕望的,不是婚姻中的爭吵,而是冷漠和沒有回應。

這也是許伯常對劉淑芬的歇斯底里一貫的處理方式,不還手、不回應,任由其打罵,全然當作一股風吹過一樣。愛而不得的劉淑芬是痛苦的,這種痛苦直接擾亂了她的精神狀態,最後在絕望之中,心如死灰,木納地跳進一口井中,許伯常被對方這個舉動震撼到了,但也已經晚了。

不幸福的婚姻,害的其實是兩個人。夫妻從結婚的時候開始,其實就是一榮俱人、一損俱損的狀態,有些男人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能掙錢,都是靠自己在養家,妻子在家帶娃就覺得妻子沒有價值,不好好善待自己的妻子。人到晚年的時候方才醒悟過來,年輕時候不善待妻子,等到老了苦的還是自己。

鄰居喬大叔,年輕的時候能賺點錢,天天約朋友喝酒打牌,喬大嬸說她一下,就把對方臭打一頓,因為這事孩子們從小就對喬大叔沒什麼好感。喬大叔的妻子我還記得,對左鄰右舍都是極好的人,吃苦耐勞,地裡的活兒做起來手腳麻利,對幾個孩子的教育也是三觀非常正。

隨著社會的發展,在孩子們上學以後,喬大叔的活計就越來越多,慢慢地賺了不少錢,不僅對喬大嬸的打罵變本加厲,喬大叔還在村子裡找了別的女人,好幾次喬大嬸追過去,還被對方趕了回來。那時候在老家,喬大叔家算是有點錢的,但喬大嬸的日子卻算不上幸福。

也許是在這不幸福的夫妻感情中日復一日的煎熬,也許是帶娃、做農活、操持家庭的里里外外太累人了,反正在結婚十多年後,孩子們都上初中了,喬大嬸卻病倒了。後來身子越來越弱,強撐了幾年,孩子們大學畢業就撒手而去了,喬大嬸去世後那幾天,喬大叔像是變了個人一樣,精神一下子萎靡了。

半年後陸陸續續有人要給喬大叔介紹對象,但他都擺擺手拒絕了,說這輩子已經對不起一個女人了,不想再對不起另外一個。再後來,兒女們各自成家,喬大叔想用自己的積蓄幫襯一下孩子,但都被拒絕了,孩子們說:“你的錢你自己留著好好養老吧。”喬大叔心裡一震,不知道孩子們是不是話中有話。

他知道,孩子媽得病這個事情,孩子們這些年一直怪他,也一直沒有原諒他,但他現在又能做什麼呢?一眨眼就已經59歲了,孫子外孫女都好幾歲了,喬大叔卻還是一人在老家獨居。

平日里種種菜,養些雞鴨,還打理了一個池塘,地裡的菜一有收成的時候,喬大叔就會大包小包地整理好,讓孩子們回來拿,或是給孩子們寄過去,這已經成了他唯一的念想了。

他不禁想啊,再過個十年二十年,等到自己七八十歲的時候,又會是怎樣一般光景呢?自己的孩子會把自己接到城裡去,給自己養老送終嗎?還是得一個人在這鄉間土地裡,孤獨到老?

喬大叔不禁想起喬大嬸,不禁想倘若年輕的時候他對她好一些,不那樣打罵她,不去招惹別的女人傷她的心,好好地愛她善待她的話,那麼現在,她是不是有可能還在,兩位老人無論如何也有個伴啊……

一天,喬大叔在給地裡的菜苗子澆水的時候,竟一頭栽進了地裡,半晌沒有人看到和來救他,費了半天的勁,喬大叔才用雙手撐著地、雙膝跪在地上,把頭從泥土裡抬起來,也不知怎的,他竟然一下子就坐到了菜田溝子裡,就坐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來。

那聲音聽著都叫人心酸。這事啊,是他後來跟鄰居們講的,他說那一刻他才發現,男人啊,人生的下半場拼的是妻子。他是到晚年才明白的,可惜妻子已經不在了。

希望每一位有幸看到這個故事和這篇文章的人,都能引以為戒,好好善待自己的伴侶。人生很長,不止有樂,也有苦;人生又很短,眨眼之間,滿頭銀髮,回頭看,真的是身邊人最重要。

人啊,無論活到什麼年紀,只要老伴還在身邊,其實就可以依舊活得像個孩子。否則,其他人很難靠得住,哪怕是兒女,也給不了你老伴才能給的那份體貼和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