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情人,男人最終會選擇哪一個?答案很現實

在這個世界上,一個男子或許總是擁有過兩個或是兩個以上完全不同性格、不同家世背景的女人。她們一個或許是熱辣似火的紅玫瑰,萬種風情,千種媚態,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令男人欲罷不能的嫵媚。她開口也必然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總是斷斷續續,咿咿呀呀,彷彿沒有骨頭一般。

而另一個是那聖潔而不可侵犯的皎潔月亮,清冷並且永遠高懸在夜空中,男人對於這樣的女人,總是仰望的、尊崇的。男人心裡固然渴望摘下她,可得到之後卻又會因為它沒有溫度的身體而心生厭倦。所以,這樣完全極端的兩個女子,便是男人們會面臨到的終極難題,到底該如何做出選擇?

一方是溫柔賢惠的老婆,而另一方是風情萬種的情人,男人們會選擇誰,答案其實是十分現實的,那當然是:能夠遮掩住他道貌岸然的本質並且能讓他在人前人後都能落得好名聲的妻子了。

在張愛玲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當中,佟振保一直是朋友眼裡的“柳下惠”,他是個好好先生,顧家愛妻,又一副知識分子的派頭,總是在別人那裡能夠討得好臉色。

但實際上,振保心裡一直都對妻子孟煙鸝厭倦不已,她覺得對方就如同一具沒有靈魂的屍體。每天過著的,是行屍走肉一般的日子,旁人眼裡的幸福,不過是在重複同樣的事情,面對同一個不會討好,不會嬌嗔,一個毫無情趣的女人。振保一直惦念著的,是他的情人嬌蕊,對方的身體彷彿有魔力一般,總是令他無限遐想,念念不忘。

他那些難以啟齒的情慾都可以在她身上盡情的釋放,哪怕那些念頭是無法見光的。這就是男人了,心裡雖然喜歡著紅玫瑰,但卻是怎麼也拋捨不下白玫瑰,畢竟白玫瑰更容易掌控,也更容易滿足他那點大男子主義心思。

而紅玫瑰雖然明艷動人,可終究是收不住心的,況且太過有自己思想和有自己性格的女人,終究是不被主流社會所認可的,因為這類女人被認為是往往耐不住寂寞,也守不住家庭。

男人總是會在出軌之後對自己的妻子說,只是一時興起的逢場作戲,會跟他白頭到老的女人,除了她,不會有別人。而女人或許是因為害怕離婚後的流言蜚語,便也會選擇忍耐。孟煙鸝就是如此,所以即使後來她得知了自己丈夫一直在跟外面的女人廝混的事情,她也不敢呵斥丈夫。

  

煙鸝這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令振保更加肆無忌憚,最終,煙鸝在長期得不到丈夫的疼愛下,選擇和一個身份低下的裁縫苟合。這樣艷情的場面,剛好被回到家中的振保遇見,他怒不可遏,於是更加荒唐起來,甚至出去廝混,只為報復煙鸝的背叛。

但是,沉淪了太久的振保,終於在某一個早晨醒悟過來,他改過自新又重新拾起了和煙鸝做表面夫妻的那副做派,他似乎又成為一個好人了。可是,振保真的回頭是岸了嗎?他只是在利益權衡之下做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罷了。他不允許自己割捨了愛情,才換來的體面生活就這樣結束了。

所以,天平的兩端一邊是情人,一邊是老婆,他選擇了老婆。他不敢撕碎自己目前體面的生活,也不願意捨棄長久以來奮鬥的一切。你看,男人就是如此現實,放不下婚外的情人,卻也捨不得自己所擁有的體面生活。他可以對婚外的女人說情話,談愛情,可一旦涉及到了利益,他的選擇只有一種。

絕大多數男人都是清醒而又現實的,在他們心裡,愛情和婚姻終究不是一樣東西。在戀愛的時候,男人可以說放手就放手,女人也可以大步往前走,可一旦有了婚姻關係,那便不能再如此自由。這個世界上有那麼許多人,但他們並非每個都能陪你回家,夜深人靜之時,苦難交織之時,男人們首先會想到的,其實都是他的老婆。

因為老婆永遠不在意他是否邋遢,是否成功,她總是在用溫暖的懷抱等待著他回家。可男人們卻又是不會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幸福和溫馨的,他們覺得自己的生活如同一潭死水,迫切的需要一絲波瀾來改變。

所以,男人或許至死都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一直以來被他的母親和老婆給慣壞了,一向是要什麼有什麼,他們從未見識過外面的風雨。因而,突然某天遇到了一個極具挑戰性的人或事,便覺得那是最特別最值得思念的了。可歲月一去不復返,想要的沒有那麼容易得到,那便假裝做一個好人,安安心心的過日子。

  

情人和老婆,紅玫瑰與白玫瑰,男人會選擇誰?其實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最接近現實情況的那個。在生活當中,女人端莊得體,男人才會被誇讚說是娶了一個好妻子。

而女人愛打扮喜歡穿漂亮衣服和佩戴首飾,那就彷佛她下一秒就要出軌,是個搔首弄姿的不安分的壞妻子。所以,為了體面,男人一定會選擇老婆,而不是外面的野花,哪怕那野花再如何芳香,再如何動人,做一時享樂的工具尚可,過日子那是萬萬不可能的。